资讯首页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保健知识 » 什么是食物革命 - 所有尊重和保护世界者的梦想

什么是食物革命 - 所有尊重和保护世界者的梦想

文章出处:网责任编辑: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2-02-22 16:29:00

  2010年11月15日作者:JohnRobbins,海风(翻译)

  我虽然不是在冰淇淋中出生,不过也差不多。我的父亲欧文罗宾斯创立,拥有并多年管理了后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冰淇淋公司-Baskin-Robbins(共有31种口味)。父亲与叔叔伯特巴斯金一起,建立了一个帝国。这个帝国在全世界拥有成千上万的分店。帝国的销售额最终达数十亿美元。我们家的游泳池是锥形的,家里的猫则以冰淇淋口味命名。我有时早餐也吃冰淇淋。毫不奇怪的是,我家里很多人为体重问题所患。我的叔叔五十出头就因心脏病发作而去世,我的父亲则有严重的糖尿病和高血压,而我也常常生病。

  当然这一切在资产负债表上都看不出来。不过,我父亲在培养我接他的班。我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希望我能步他的后尘。但事情并未这样发展。我选择了离开冰淇淋公司和它所代表的金钱,而走我自己的不平坦之路。我离开了一个可以让我终身腰缠万贯的生活,而去开创另一种我希望能忠于自己的价值观,又能学习为别的生命福祉和幸福做出贡献的生活。这是一个道德的选择。驱动我的,是比以经济成功为宗旨的美国梦更深的梦想。

  向我的父亲做这样的解释可非易事。他是一位有时开着劳斯莱斯的保守的共和党商人。就我所知,他没有一天不看华尔街日报。有一次,我告诉他,“您看,爸爸,这世界跟您小时候不一样了。人类活动使我们的环境迅速恶化。每两秒钟地球上就有地方的儿童死于饥饿,而在其他地方丰富的粮食资源却被白白浪费。这样您可以了解为何我不把发明第三十二种冰激凌当做自己的生活目的吗?“

  我的父亲很不高兴。他毕生努力工作,并在经济上取得了多数人只能幻想的成功。他想把他的成功和他的公司与他唯一的儿子分享。从他的立场出发,我相信,他认为全国只有他的孩子会拒绝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但我终于还是拒绝了。我渴望与自然的世界和生命的深层节奏相连接。于是,在1969年,我和我的妻子蒂俄搬到了英属哥伦比亚海岸的一个小岛上。在那里,我们着手建立一个单间小木屋并生活了十年。我们吃的绝大部分食物都是自己种的。我们经济上很穷,有时一年开支不到1000美元。但我们拥有丰富的爱。我们在岛上的第四年,我们的儿子海洋出生在我手中。过了这么多年,我和蒂俄还是相亲相爱的生活在一起。这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实属罕见。

  在此期间,我们开始依我们的价值准则生活。这些价值准则最终在1987年,在我的书新世纪饮食在美国出版而完成。我了解到标准的北美饮食习惯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并且了解到向健康饮食的转向所带来的利益。我还了解到最能预防疾病,最能提供活力,最能增强免疫系统,和最长寿的食物选择,也是对环境最温和,最能保护我们宝贵的天然资源,又对我们的同胞生物最有爱心的选择。

  在新世纪饮食中,我描述了是什么让我离开父亲为我铺设的路,而走我自己的路:“这是一个所有的生命都共享的成功梦想,因为它的基础是对生命的敬畏。这个梦想中的社会与良心没有冲突,因为它尊重并与所有形式的生命和谐共处。这个梦想中人类依创世的自然规律而生活,珍惜和爱护环境,保护而不是破坏自然。这个梦想中的社会是真正健康的,并以智慧和爱心管理平衡的生态。”

  “这不单是我的梦想。这是所有对地球的困境感受者的梦想,也是那些感到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就有义务尊重和保护世界的人们的梦想。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大家都有这个梦想。然而,几乎没有人认为我们在尽最大的力量去实现这个梦想。几乎没有人了解我们的饮食习惯会多么有力地影响让这一梦想成为现实的可能。我们不了解不管我们采行什么饮食习惯,都会产生巨大影响。”

  在新世纪饮食中,我试图全面详细的说明这种选择对我们的健康,对整个社会的活力,对这个世界的健康,和活在其中的众生的影响。我写这本书时,并不知道它会成为畅销书。我从未想到我会收到七万五千封读者和听众来信。而且即使知道有多少人会读这本书,知道这本书将深深影响许多人的生活,我还是想不到,它会在更大范围内影响人们的选择。在本书出版后的5年中,美国牛肉的消费量下降了近百分之二十。

  但在过去几年里有反弹的现象。时尚饮食的书籍售出了数百万册。这些书告诉人们,他们可以吃所有他们想吃的熏肉和香肠就可以减肥,并获得最佳的健康状态。美国肉类行业已设法将注意力从现代工厂化农场中,动物被迫忍受几乎无法想象的残酷和剥夺这一事实上转移开。美国农业部建议辐射越来越多的食品来消除通过食物传染的,在今日的工厂化农场和屠宰场滋生的致命疾病。大肠杆菌0157:H7型,就是一个例子。

  美国的肉类行业不是去清理滋生这些病原体的生产设施,而是大力支持轻视粮食法律,使得批评生鲜食品变成非法,然后用这些法律来控告那些挑战他们对消费者的钱包的控制权的人。当奥普拉说,她对美国肉类生产的了解让她永远不会再一个吃汉堡包时,他们竟然控告她。

  与此同时,化工行业采取了很强的广告战来损害有机食品的形象。在美国公众并不知晓,也未许可的情况下,超市货架上现在已有三分之二的产品含有转基因成份。

  有关动物产品和转基因食品的争论,以及他们对我们的健康和世界的影响不会停止。这场争斗会在法庭和媒体中进行,也会在人们的头脑,心灵,和厨房中进行。在这个过程中,那些为自己和社会寻求更人道,可持续方式的人们,会受到以获利为目的,但是却危害人类和地球的行业界的批评和攻击。

  随着讨论的加剧,将会有大量的信息漂浮。其中一些将有据可依而且准确无误。而其中一些将是那些出售不健康食物和剥削世界的行业界的公关机器的产品。我写了食物大革命,因为我相信,只要有机会,大多数人可以分辨什么是以推广和销售产品为目的的行业宣传,什么是以公众利益为出发点的,由研究人员和科学家提供的信息。

  我写食物大革命,是为了提供坚实可靠的信息给那些奋斗的人们。他们为达成一个人类与地球社会的健康比任何行业利润更重要的世界,一个人的基本需求比企业的贪婪更重要的世界而奋斗。我写这本书,是为了给读者提供清楚的信息来选择食物。它会告诉您如何达到更大程度的健康,也能告诉您怎样更深入的响应您和所有生命之间的连接。

  我们的社会还是很强烈的相信动物和自然世界的价值只有在转换成收入时才存在。自然是一种商品。而美国梦则是无限的消费。

  另一方面,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却相信动物和自然世界的价值是他们的存在。自然是一个社会,我们属于这个社会,我们的生命有赖于这个社会。美国梦的至深处则是无限的爱心。

  1962年,雷切尔-卡森将“寂静的春天”献给那些“现在正在打成千上万的小战,最终将以理智和常识取胜的人。”我写了“食物大革命”,因为我相信,我们中的几乎每一个人,如果有机会,如果知道怎么做,会选择成为这些人之一,并会把我们的生活变成关怀和爱心的宣言。

  我相信每个人在内心都希望能作出为了我们自己,为了子孙,并为我们处于困境的地球和所有地球上的生命创造一个更健康未来的选择。这种愿望可能会被埋葬,被扭曲,拧弯,折断。它可能看起来完全被摧毁,但它并不消失。这种愿望让我们每一个人从遥远的地方渴求被看到,听到的和感受到的机会。

  假如我们通过大众媒体的报道来判断,我们很容易认为,人们只关心最肤浅琐碎之事。所有我们需要的是能吃到汉堡包,而一点也不在乎我们的食物是如何生产的,也不在乎食物的生产方式对我们的健康和更广大的地球社会将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是,这是一个大谎言,这个谎言让我们的本性蒙羞。事实是,大多数人关心世界上的饥饿情况,他们热切关注全球暖化问题,他们憎恶虐待动物。他们知道,地球正处于危机之中,他们感觉到我们在这个社会中吃的很多食物是不健康的。他们对基因工程带来的不确定性感到警觉,他们在寻找可以表达他们的关怀和顾虑的方式。

  我不在乎你称自己是素食者,纯素食者,或是芦笋。我在乎你的生活是否与你的价值观相符,你的生活是否具有完整性和目的,你是否带着对自己和所有生命的爱心而行为。

  我不在乎你的饮食是否在政治上正确。我在乎你的食物选择是否与你的爱相一致。我关心它们是否为您带来健康,维护你的精神,并帮助你实现你的真实本性和活着的原因。真理让人自由。这句话人们已经说了无数次。但人们说得不够多的是,真理有时往往首先会逼你面对那些限制你的行为习惯,这样你才可能达到某一种意识等级,让您利用自己的自由来利益自己的大我和所有的生命。

  不久以前,一般的美国母亲若获悉她的儿子或女儿正在成为素食者,她会比知道他或她开始吸烟还更担心。不久以前,买有机食品需到专卖店。每分升血液中300毫克的胆固醇被认为是正常的。在医院冠心病监护室的病人吃熏肉,鸡蛋,白面包加人造黄油和果酱作早餐。不久以前,那些吃健康,环保,以及没有造成动物痛苦的食物的人被认为是不正常的。而那些吃引起疾病,造成巨大资源消耗,并产生巨大动物痛苦的食物的人被认为是正常的。但是所有这一切正在改变。

  我相信,这场正在席卷我们与食物及世界关系的革命,是历史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这正是人的精神被激活时产生的现象。150年前,奴隶制在美国是合法的。100年前,妇女不能在大多数州内投票。80年前,在美国没有任何形式的反虐待儿童法。50年前,我们没有民权法案,没有清洁空气和清洁水的立法,没有濒危物种法案。今天,数百万人拒绝购买血汗工厂生产的衣服和鞋子,并采行更健康,更地球友好的生活方式。在过去15年里,美国人都知道了小牛肉生产的过程中小牛所受到的残酷待遇,小牛肉的消费量下降了百分之六十二。

  我不相信我们是孤立的消费者,我们跟生命的本质远远隔开,我们该有把这个地球搞得一塌糊涂的定命。我相信我们是人,有缺陷,但我们在学习。我们在磕磕碰碰中向智慧靠近。我们有时无知但在学习过一种尊重自己,尊重彼此,尊重整个地球村的生活。

  我写食物大革命是怀着这样的信念,即是:我们虽然受伤,而且仅仅是人类,我们仍然可以为所有生命创造一种繁荣和可持续的生活方式。人类的身体和地球的恢复能力是巨大的。

  当我离开巴斯金-罗宾斯和它所代表的钱时,我知道有一个更深的梦想。我做到了,因为我知道虽然让人绝望和玩世不恭的原因存在,但在我们跳动的心脏里,我们最深切的祈祷是共同拥美好的生活和更有爱的世界。

  当我放眼看世界时,我看到那些会给我们带来灾难的力量。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残酷和盲目。但当我把注意力放在人心时,我看到了爱,爱的关心就像黑暗宇宙中的光明灯塔。在爱的光芒闪亮中,我感觉到了所有众生的梦想和祈祷。在爱的灯塔的光芒照耀下,我感觉到了我们对更美好未来的全部希望,和完成我们使命的力量。

  愿所有生命都有食物,愿所有生命得到治愈。愿所有生命都有爱。

 

相关资讯